长泰县志1750版卷二规制志:县署 行署 属署 仓库 坛庙铺舍 坊表 宽羁 养济 义冢

长泰县志1750版卷二:规制志

县署  行署  属署  仓库  坛庙铺舍  坊表  宽羁  养济  义冢

世非羲皇,岂可以巢窟之治、治也?治无大小,要必详其制,以为之所。莅民无所则亵,议政无所则纷,赞治无所则杂,积谷储财无所则困,则贫,禁暴止奸无所,则纵,则逸,祷祠迎送、旌善、恤穷无所,则不齐,不诚,不仁。故自堂署庾库,以及坛庙铺舍,诸凡营建之属,莫不有一定之规。逾其度,僭而不安,因陋就简,又不可以垂远。礼以义起,制因时宜,政于是乎在。作规制志。

县  署

五代南唐保大十四年,以武安场为县,始建邑治于罗侯山之南。署衙规制,宋以前无考。淳熙初,令、王孝恭重修,扁其堂曰:“道爱”。即东偏为读书斋,不欺室。后扁曰:“制锦堂”。令、丘微之于东复建堂,名“德逸”,后轩为“笑梅”,前台为“小蓬莱”。嘉定,令,黄孟永,更新易扁曰:“琴堂”。

绍定壬辰,河寇毁民居殆尽,惟署独存。令、郑师申复修,外揭“长泰县”额。淳祐,令、赵与坦复建丞簿厅,东有吏舍诸房,西有牢狱刑案。元、至正,寇复窃发,残毁无余。丁酉,簿陈文积建。明,洪武二年,令、邓清重修,中为正堂,扁曰:“公生明屏”,书县令箴:唐古之奇文云:咨尔多士,各司厥官,政不欲猛,刑不欲宽,宽则人慢,猛则人残,宽则不济,猛则不安。小恶毋为,涓流成池,片言可用,毫末将拱。祸既有胎,福岂无种。镜不自照,能祈舰物;人不自知,从谏勿咈。欲不可纵,货不可黩,黩货成灾,纵欲祸速。勿轻小人,蜂虿有毒,勿轻小道,大车可覆。勿谓刚可长,最刚者亡,勿谓柔可履,履柔者耻,刚强有时,柔弱有宜,时宜克念,愿在深思。不恕而明,不如不明,不通而清,不如不清。无为恶小,无遂善名,保此中道,无所不成。过客箴士,冀申同声,如山之重,如水之清,如石之坚,如松之贞,如剑之利,如镜之明,如弦之直.如衡之平。后为后堂,令衙仍旧。复分丞簿于东西,堂左为幕厅,右为架阁。库旁为两廊,列六房。

承发科附其东,勘合科附西。典史衙,在丞厅前。吏廨舍,在簿厅前。甬道前,竖戒石亭,前为仪门,外为大门,上为谯楼,牢房在西廊南,土地祠在仪门外东,收税所在仪门外西。

宣德十年,令、刘奎,移建“旌善”、“申明”二亭于大门外左右。正统以后,裁革丞簿、勘合科、收税所以废。成化间,令、刘铎更建县衙于堂后,移吏廨于幕厅东。正德十三年,令、朱弦复修门堂,作铺兵司于仪门外东,老人亭于大门外东,筑城碑亭于大门外南,内外遍植果树。嘉靖六年,令,方策,移城碑于东偏。十三年,令、陈塘,作石库于堂右。三十三年,令、萧廷宣,复列碑于亭。隆庆三年,令、唐珊,废前亭,筑屏墙,移碑于旌善、申明亭内。万历九年,令、方应时修仪门东、西六房,新创亲贤馆于仪门外东。二十八年,令、管橘,建思过轩于堂后东偏。自为记见《艺文》修正堂,易扁曰:“偕春堂”。谯楼仪门圮坏,俱捐俸重建。

清朝康熙甲申,谯楼灾于回禄。雍正丙午,县堂栋折倾塌,令,张宗仁压焉。乾隆甲子,令张弘绪,捐俸建“亲民堂”,比旧制尚缩,而楼未暇及。丙寅,令、李得御,捐俸百两,倡绅士里民,醵金改复堂制,重建谯楼,孝廉杨新基董其事,以百五十金佐之,丁卯告成,扁其堂曰:  “天理王法”。谯楼挂“长泰县”额。有碑记见《艺文》。

大  堂自宋淳熙,越明万历,兴修详载上文。清朝雍正丙午圮。乾隆甲子,令、张弘绪重建。丙寅,令、李德御改建。八柱以石为之,遵复古制,高二丈七尺九寸,后檐至前檐,深六丈零九寸,墙内广五丈五尺五寸,有记。

敬修堂大堂后宅,门内一座三间。

内  署在二堂后,旧在缑山之麓。成化二年,令、刘铎改建。今所内一座五间,左右各二间。万历二十八年,令、管橘,建思过轩于署东。清朝乾隆丙寅,令、李得御复于署西建问心处。庚午,令、张懋建改复仰止亭,并摹朱子遗迹“静廉”二字于亭上,以志向慕,而移同心处于亭南。

幕  厅旧在正堂东,匾曰:“赞政堂”。洪武二年,令、邓清重修,朱弘复修。清朝乾隆十年,令、张弘绪,就此建仓。

戒石亭在仪门内甬道中,竖戒石铭,今石废,铭载于亭牌曰:“尔俸尔禄,民膏民脂,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”。

吏  曹在正堂前两廊,分列六房,承发科附东,勘合科附西。明正德间,勘合科废。今为胥舍。

吏  廨旧在簿厅南,明成化间,改建于幕厅东,后胥役沿为私屋,转鬻数手。清朝乾隆甲子,令、张弘绪,给半价追出,以其地建仓。

牢  房在仪门内西,二座,各三间,清朝仍旧制。

仪  门一座五间。明正德。令,朱弦修,万历间,令、管橘重建,清朝仍旧制。

典史衙在仪门外东。宋绍定初,赵时楚建。明成化间,典史许刚重修之。清朝仍旧制。

亲贤馆在仪门外东,土地祠北。万历九年,令、方应时建。二十年,令、管橘修,匾曰:“虚受堂’。后废。清朝雍正十一年,令,庄年,以其地建仓。

土地祠在仪门外东。万历十五年,令、欧阳劲重修,今仍旧制。

谯  楼在大门上,五间,砌石为基。明成化间,刘铎建。正德间,令叶洪、嘉靖间,令陈塘、萧廷宣,万历间,令张应丁、管橘,前后继修。八景中“花县春风”即其地。清朝康熙甲申,以候卒不戒,烬于火。乾隆丙寅,令、李得御重建,遵古制,高二丈八尺四寸,广七丈五尺八寸。工竣,董事孝廉杨新基呈准,着礼胥。专司锁钥,以防  虞。乾隆十五年,令、张懋建,录朱子条教于此。

旌善亭在旧大门外左,后废。清朝康熙间,令、易永元,于其侧建育婴堂,今尚存。

申明亭旧在大门外,后废。

 

附朱子条教

晓谕辞讼

本州近准提行司判下词讼,二百四十三道。其间,官吏违法扰民,事理彰著者,即已遵依送狱根治。其有关系百姓公共利害,非一旦所能遽革者,亦已广行咨询,别措置讫。其余词讼,亦有只是争竞些少钱米田宅,以致互相诬懒结成仇仇,遂失邻里之欢,且亏廉耻之节。甚则忘骨肉之恩,又甚则犯尊卑之分。细民如此,已足伤嗟,间有进士学生,宦族子弟,而其所诉,亦不免此。此邦之俗,旧称淳厚,一旦下衰,至于如此,长民者,安得不任其责?又何忍一切柱后惠文为事,而不深求感发其善心者哉?又况所论,或人数众多,或地理遥远,或事非干已,而出于把持告讦之私;或词涉虚妄,而肆为诡名、匿迹之计,前此未知情由,便行追对,及至得实,良善被扰,已不胜言,虑之不深,徒自悔咎。今已刷出所承判状,委官置籍,先索案牍,周旋看详,然后逐人引问、供对。庶几探审,得见实情,予夺之间,不至差误。若有奸伪,先将词人重行断遣,务以上奉公法,下全私恩,不扰良民,不长奸恶,此病守区区,深忧吾民,追怀旧俗之本志也。将来断讫,各给断由,回申照会,然后逐件勾销,元籍如未允当,即仰人户自从次第官司翻论。今恐守候日久,未有施行,妄有疑惑,复生词状,须至晓谕者。

女道还俗

盖闻人之大伦,夫妇居一,三纲之首,理不可废。是以先王之世,男各有婚,女各有归,有媒有聘,以相配偶;是以男正乎外。女正乎内,身修家齐,风俗严整,嗣续分明,人心和平,百物顺治。降及后世,礼教不明,佛法魔宗,乘间窃发,倡为邪说,惑乱人心,使男大不婚,女长不嫁,谓之出家修道,妄希来生福报。若使举世之人,尽从其说,不过百年,便无人种,天地之间,莽为禽兽之区,而父子之亲,君臣之义。有国家者所以维持纪纲之具,皆无所施矣。幸而从之者少,彝伦得不殄灭,其从之者,又皆庸下之流,虽惑其言,而不能通其意,虽说其名,而不能践其实。血气既盛,情窦日开,中虽悔于出家,外又惭于还俗,于是不婚之男,无不盗人之妻;不嫁之女,无不肆为淫行。官司纵而不问,则风俗日败;悉绳以法。则犯者已多。是虽其人不能自谋,轻信邪说,以至于此,亦其父母不能为儿女计虑久远之罪。究观本末,情实可哀,此前日之榜,所以不惮于丁宁也。

然昨来告戒未行,只缘区处未广,今复详思,与其存女道之名,以归父母兄弟之家,亦是未为了当,终久未免悔吝。岂若年齿尚少,容貌未衰者,各归本家,听从尊长之命,公行媒聘,从便婚嫁,以复先王礼义之教,以遵人道性情之常,息魔佛之妖言,革淫乱之污俗,岂不美哉?如云婚嫁必有聘定斋送之费,则修道亦有庵舍衣钵之资,为父母者,随家丰俭,移此为彼,亦何不可,岂可私忧过计、苟徇?目前,使其男女孤单愁苦,无所依讬,以陷邪僻之行,鞭挞之刑哉?凡我长幼,悉听此言,反覆深思,无贻后悔。

居丧持服

窃闻先圣有言孝子之丧亲,服美不安,闻乐不乐,食旨不甘,此哀戚之情也。又曰:子生三年,然后免于父母之怀。故三年之丧,天下之通丧也。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?是以昔者先王制为丧礼,因人情而节文之居处,衣服、饮食,皆有定制。降及中世,乃有墨衰之文,则已不能无失先王之意矣。

然准律文诸丧制未终,释服从吉,若忘哀作乐,徒三年;杂戏,徒一年,即遇乐而昕,及参预吉席者,杖一百。则是世无古今,俗无厚薄,国家所以防范品节之意,尚未泯也。况顷年至尊寿皇圣帝,躬服高宗皇帝之丧,素服素冠,皆用粗布,当职常因奏事,亲得瞻仰,恭惟天子之孝,所以感神明,刑四海者,如此其盛。而此邦僻远,声教未洽,乃有居父母之丧,全释衰裳,尽用吉服者,见之骇然,良用悲叹,自惟凉薄,无以喻人。然幸身际盛时,目睹圣孝,今又蒙误恩使,以承流宣化为职。敢不明布,以喻士民。自今以来,居父母之丧者,虽未能尽遵古制,全不出入。亦须服粗布黯衫,租布黪巾,系麻绖,著布鞋,不饮洒,不食肉,不入房室。如是三年,庶几少报劬劳,勉遵礼律,仰承圣化,如其不然,国有常宪。

谕俗文朱子谕俗文,共一十则,皆有关风化之谈也,悉附于左。

一劝谕保伍,互相劝戒事件,仰同保人互相劝戒,孝顺父母,尊敬长上,和睦宗姻,周恤邻里,各依本分,各修本业;莫作奸盗,莫纵饮博,莫相斗打,莫相论诉。孝子顺孙,义夫节妇,事迹显著,即仰具申,当依条格旌赏,其不率教者,亦仰申举,依法究治。

一禁约保伍,互相纠察事件,常切停水防火,常切觉察盗贼,常切禁止斗争;不得贩卖私盐,不得宰杀耕牛,不得赌博财物,不得传习魔教。保内之人,互相觉察,知而不纠,并行坐罪。

一劝谕士民,当知此身本出于父母,而兄弟同出于父母,父母兄弟天性之恩,至深至重,而爱亲敬长者,皆本心之自然,不是强为无有穷尽。乃今有人不孝不弟,于父母辄违教命,敢阙供奉,于兄弟轻肆忿争,忍相拒绝。逆天悖理,良可叹伤,宜亟自新,毋速大戾。

一劝谕士民,当知夫妇婚姻,人伦之首,媒妁聘问,礼律甚严。而此邦之俗,有所谓管顾者,本非妻妾,而公然同室;有所谓逃叛者,不待媒聘,而潜相奔诱。犯礼违法,莫甚于斯,宜亟自新,无陷刑辟。

一劝谕士民,乡党宗姻,所宜亲睦,或有小忿,宜各深思,更宜委曲调和,未可容易论诉,盖得理亦须伤财废业,况无理不免坐罪遭刑,终必有凶,切当劝戒。

一劝谕官户,既称士宦之家,即与凡民异,尤当安分循理,克已利人,况乡邻无非亲旧,岂可恃强凌弱,以富吞贫,盛衰循环,所宜深念。

一劝谕遭丧之家,及时安葬,不得停丧在家,及攒寄寺院。其有日前寄棺柩,灰函,并限一月安葬,切不须斋僧供佛,广设威仪。但止随家丰俭,蚤令亡人入土。如违,依杖一百,官员不得注官,士民不得应举,乡里亲知,来相吊送,但可协力资助,不可责其供备饮食。

一劝谕男女,不得以修道为名,私创庵字。今有如此之人,各仰及时婚嫁。

一约束寺院、民间,不得以礼佛传经为名,聚集男女昼夜混杂。

一约束城市、乡村。不得以禳灾祈福为名,敛掠财物,装弄傀儡。

行  署

布政分司在治城西隅,按察分司之右。明宣德十年,令、刘奎建,后圮。万历间,令、方应时,因旧址重建,中为公堂,内为后堂。官房、卷房,厨房悉具。外为仪门,绕以周垣。明末复圮,邑民盖屋,输租于官。清朝以后无异。

属  署

巡检司在县东南钦化里朝天岭。明正统五年,令、刘奎,以岭险多盗,奏立巡司一员,建司其中。嘉靖十二年,令,陈塘改建予岭侧。三十六年,令.萧廷宣修理。隆庆六年,知府罗青霄,移建其旁,周围筑墙。万历十八年,善化里奸民潜为不轨,署县事推官龙文明,奏准移置于溪口。清朝巡检奉裁。康熙十九年,令,员养纯,筑土堡于可垅隘口,内盖兵房,请于上宪拨百总一员,带兵守之。

阴阳学旧在县署东,明洪武十八年建。嘉靖三十六年,令,萧廷宣改建于大门外东,后废。

医  学旧在县东,与阴阳学相连。明嘉靖二十六年,令、萧廷宣改建大门外西偏,后废。

僧会司旧在县治南。明洪武十五年,以报亲寺后座为之。正德十年,令、朱弦鬻以筑城,改祥光寺为道场。

道会司旧在县治东,东狱司后,即慈济宫也。嘉靖间,推官黄直废宫起学,以威惠庙为之。今庙仅存,堂而非司所。

仓  库

预备仓在县堂西,明洪武初,设东西二仓。后又置东北仓。嘉靖六年,推官黄直,按丞簿厅址,改建一座三间,左右各三  ,移东西仓入之,今虚其中作厅,元仓、亨仓、利仓、正仓俱在左右。

际留仓明洪武二年,令、邓清即仪门右为之。今名“地仓”,后仪门东更建一仓,今名“天仓”。

中  仓在县治城隍庙东。明正统元年,令、刘奎置。正德十五年,令、朱弦鬻以筑城。万历辛卯,推官龙文明,复建常平仓,后废。

东  仓旧在彰信里大夫坊,明万历间废。

西  仓旧在人和里郭林前,后移中仓前,明万历间废。

北  仓旧在旌孝里萧宅庵边,明万历间废。

社  仓旧有四所:仁字仓在县东,义字仓在县南,礼字仓在县西岩宅,智字仓在县北坂上。万历间俱废。今社仓俱无定所,卒为土豪侵渔。

架阁库在堂右,年久蠹坏,艰于贮藏,遇折并粮银库,吏持归支用,致有侵牟。明万历二十九年,令、管橘重修,堂侧一间贮粮银,砌石完固,门向堂出,管钥加封。西一间贮黄册,中一间安奉龙亭,清朝雍正四年与县堂同圮,移奉龙亭于明伦堂后。乾隆九年,令、张弘绪,以其地建仓。十三年,令、张懋建,乃置盈宁库于二堂东,以贮粮银。

石  库在堂西北隅。嘉靖间,令、陈塘置,中为石窖,以藏镇库银两,清朝雍正四年圮。乾隆九年,令,张弘绪以其地建仓。

 

县治内增建各仓

 

礼字仓,乐字仓,射字仓,御字仓、书字仓,数字仓,仁字仓,义字仓、礼字仓、智字仓,信字仓,勇字仓,上十二仓在西廨地。万历以后建。丰字仓,盈字仓,致字仓,中字仓,和字仓,大字仓,有字仓,年字仓,上八仓在西廨地,雍正八年,令,杨翼成建。

农字仓,工字仓,新字仓,上三仓,雍正十一年,令、庄年建。筑字仓,在仪门外东、土地祠北。雍正十一年令、庄年,按亲贤馆旧址置之。土字仓,共字仓,庆字仓,纳字仓,嘉字仓,禾字仓,上六仓,在仪门外西,牢房左,雍正十一年,令、庄年建。仓字仓,廪字仓,实字仓,坤字仓,上四仓,雍正十三年,令、刘宗诒建。椒字仓,载字仓,南字仓,亩字仓,播字仓,厥字仓,百字仓,谷字仓,上八仓,在东廨地,乾隆五年,令,朱以诚建。

我字仓,稼字仓,既字仓,同字仓,上字仓,入字仓,执字仓,宫字仓,工字仓,萃字仓,以上十仓,在东麝地。乾隆八年,令、沈祓建。巽字仓,畜字仓,上二仓,在东廨地。乾隆甲子年,令、张弘绪,给住廨者以半价,就其地而为之。咸字仓,益字仓,上二仓,附堂东。乾隆十年,令、张弘绪,就赞政堂原所置之。恒字仓,豫字仓,济字仓,上三仓,附堂西,乾隆甲子年,令,张弘绪就架阁库石库旧地置之。乾字仓,观字仓,晋字仓,升字仓,上四仓在西廨地,乾隆甲子年,年,令、张弘绪建。艮字仓,需字仓,节字仓,比字仓,上四仓,乾隆十年,令张弘绪建。

按陆象山曰:社仓固为农之利。然年常丰,田常熟,则其利可久,    苟非常熟之年,一遇岁歉,则有散而无敛。莫如制平粜仓,丰时籴之,使无价贱伤农之患;阙时粜之,以摧富民封廪、腾价之计。实为长便。今制存七、粜三,不独经久便民而出陈易新,可免红朽之患。立法周详,惟在有司善于因时,慎于用人耳。

铺  舍

县前巡警铺 在县治观音堂侧,久废。       县后巡警铺在县治后街东北隅,久废。

东巡警铺 在东门边,久废。          西巡警铺在西街凉平头,久废。

南巡警铺 在南街岭头巷下,久废。        北巡警铺在北街福亭左,久废。

武安铺在县南门外,旧为迎恩亭,本县南东偏,洪武二十年建,二十五年改为铺,外为迎恩亭。正统乙丑,圮于水,成化十七年,令、刘铎移建今所。嘉靖三十六年,令、萧廷宣修。堂匾,“南关驻节门”揭武安铺旧址,至朝京桥有铺舍十余间,后废为民居。

渡头铺旧为鳌岛,在县南龙溪境。弘治四年,署县训导程英为室一座,今废。传递文书,以其地汛兵。

南津公馆在县南钦化里。嘉靖十四年,令、陈塘建,匾:“迎恩门”揭为“南津公馆”,今废。址尚存,有碑记。见《艺文》。

坊  表

天卿坊文选郎中戴时宗。                  旌节坊黄伯英妻雍氏,今废。

甲第传芳坊知县卢遂,按察使卢岐嶷。

世承天宠坊诰封知州王廷表男、督府经历王莹之孙、参政,王惟恕。

父子侍御坊诰封山东道监察御史,父戴尧扬;授山东道监察御史,子戴相。

状元坊林震,今废。                  都谏坊封中书舍人、赠给事中,唐汝详男、刑科都给事中、唐尧钦。

登金坊,步玉坊御用太监提督浙江市舶,镇守四川军务林槐,恭顺里人,今俱废。

聚奎坊万历壬午科,林景中,王协梦、许亨魁、陈一经、戴燝。

桥梓联芳坊知县、封吏部主事、赠太仆寺少卿戴昀。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戴时宗。

祖孙执法坊 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戴时宗,监察御史戴。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登科坊永乐乙酉科,林晶,今废。

双桂坊永乐甲午,薛莹丁酉薛诱。今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登俊坊永乐乙未,张宗。今废。

春风桃李秋水鱼龙坊历科进士,历科举人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进士坊景泰甲戍,杨釜,今废。

解元世科坊嘉靖戊子,云贵解元薛炳,举人薛春。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步云坊天顺己卯,谢炫。

五经解元坊洪武庚午,南京第一名黄文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豸绣坊监察御史杨釜,今废。

腾蛟起凤坊在文庙街左,历科举人,进士。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跻云坊永乐丁酉,刘和,今废。

步蟾坊永乐丁酉蔡铭,今废。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登瀛坊永乐甲午,蔡升泰,今废。

锦衣坊锦衣卫指挥使杨玉;今废。

薇省参知督府上佐坊督府经历、王莹之,布政司左参政、王惟恕。

登科坊弘治己  酉王耀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夫坊在彰信里,宋银青大夫郑德可,今废。

旌节坊在人和里,李德

渊妻陈氏,今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登云坊在彰信里,永乐甲申进士,戴同吉、卢遂,今废。

应奎坊 在彰信里,永乐乙未唐泰,今废。 文魁坊在彰信里,正统辛酉第四名林坚。

荣寿坊在彰信里,乐清县知县,封吏部主事,赠太仆寺少卿戴昀。

旌孝坊 在旌孝里,孝子林初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思褒宠坊在善化里,赠中书舍人,王廷障。

亘地流光坊在彰信里,嘉靖参政沈维毗。

三世尚书父子进士坊在南门外,一面镌,诰赠尚书祖戴子蒙。父戴朝锦,太子少保,兵部尚书,总督两广军务戴  ,一面镌,隆庆戊辰进士、太子少保、兵部尚书、总督两广军务,父戴  ,万历丙辰会魁、户部山西清吏司员外郎、督理墅浒钞关子戴埙。

天宠流芳坊赠户部主事王守铨。万历戊戍进士、户部郎中王一范。

 

玉洁金坚坊在石铭里待诏亭,刘志  未婚妻黄氏,崇祯十二年建。

节孝可风坊在坊南门内,庠生王文简妻黄氏,雍正三年建。

苦节成孤坊在方成里温山大路旁,张直斋妻林氏,雍正四年建。

节孝坊在旌孝里珪塘,叶芝六妻赵氏,雍正四年建。

纶音宠锡坊在溪东,郑时弘妻王氏,雍正六年建。

冰霜比操坊在西门外,王以玉妻蔡氏,雍正八年建。

贞寿坊洙滨姚士跃妻张氏,百有六岁,乾隆四年建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节孝坊在坊,增生戴宗灼妻李氏,乾隆四年建。

宽  羁

泰旧无外监,一切犯者,不问巨细,同锢园中,瘐死之冤,时或不免。万历二十九年,按院刘檄诸郡县,各设宽羁,以处轻犯。泰邑小,赋繁,纲银半为采使所靡。县治又寡旷地,惟射圃左边房屋三间,原系居民佃出学地起盖,堪以就便买置。令、管橘乃捐赎锾银十一两,估还瓦木价值;另捐五金,以为改造添修之费;仍裁减库夫一名,扣出工食,设禁子防守;而以城隍庙前,官店一间,每年纳税五钱,充补学租。申详院道批允。自是,犯罪者,轻重始分。迨国初海氛屡作,兵燹递更,射圃坏,而宽羁亦废。乃就牢房中,分别内外,内处要囚,外处轻犯。每逢盛暑,必清监狱,盖虽不复设宽羁,要无失乎宽之意矣。

养  济

宋崇宁中,置安济坊。绍兴间,置养济院。明朝初,立孤老院,后改养济。凡鳏寡孤独及废疾之人,贫穷无亲属依倚者,官司收养,给以月粮,本县孤老七十八名口,每名口,月大给米三斗,月小扣一升,年给夏布一匹,估银一钱五分,冬布一匹,估银二钱。柴薪银一钱五分,米于本县际留仓,银于纲银内给。旧有棺殓银三钱,后革。孤老前三十四名,后令、方应时新添二名,共三十六名口,岁时支给如例,逐名亲赴唱给,时加赈恤。又度空闲官地,以为蔬园。

清朝孤老六十四名,每名每日给食粮银一分,夏冬二季,每季每名给布衣银一钱三分六厘七毫一丝八忽七微五纤,其院在西门外、石步桥头之左,道士严之右。

义         冢

宋、崇宁二年,诏州县择高旷不毛之地,为漏泽园,以收葬无主之暴露枯骨,置图籍,立记识,仍筑屋为岁时祭所。明初,令天下立义冢,县官于三月清明,七月望日,十月朔日,每次办猪羊各三,羹饭馒头冥衣草鞋等物各三百,分制纸幡,就厉坛致祭,由来已久。泰义冢旧二所,一在北门外山周,园一顷;一在西门外西北,新创一所。万历三十一年,令管橘捐俸倡,官生戴塘助资,买置于人和里双头桥,立石定界。

清朝康熙己酉,令、赵象乾,复捐俸购地一仑,在西郭人和里枫树行之山。四至立石为界。但时移势易,或陵谷变迁,或土豪侵占,告讦纷纷。即前绅士义民捐舍葬地,及无主山场,樵牧官山,概被占欺。乾隆十五年,令张懋建巡乡时,访问故老,搜阅断碣,得其故处,委典史唐应铨,逐一履勘,定界画图,检核立案,幽而枯骨被泽,明而樵牧无虞,庶两得焉。今除前令买置立石外,将履勘各义冢及官山,附列于后:

一钦化里营盘埔,一名可仁内,义冢,横四十七弓有奇,直三十四弓。一方成里,十里庵边,义冢,横八十四弓,直八十六弓。一彰信里欧山,义冢,上至顶,下至山脚,左至杨家坟,右至林家山。一彰信里觉清亭前,义冢,北至吴家山,南至田,东至叶家山坑,西至吴家山。一石铭里长埔山,义冢,北至山尖,南至田,东至蔡家山,西至山坑。一石铭里下岭头,山冢,北至山顶,南至山坪,东至园,西至园。一石铭里后军埔冢,东至大将,西至水圳,北至田,南至园。一旌孝里,溪仔冢,东至田,西至路,南至田,北至路。一旌孝里严溪墟,墟后冢一所。一旌孝里萧宅庵后,桥头冢一所。一善化里,大湖长垅冢,上至山顶,下至田,西至山路,东至山路。

一善化里,狗屎林冢,大小十余仑,东至林家山,西至田,南至溪,北至山路。前明邑绅林秉汉捐置。一善化里崩岭,溪边冢一所。一善化里西溪隔冢一所。一钦化里天柱山,官山,上至山尖,下至田,左约数里,右界方成里戴宗家山,内有仙人扒网冢。一方成里火号寨,官山一所。一方成里潭尾仑冢,上至崎畲戴家祖山,下至溪,左至官坡坝,右至打铁硿湖。一恭顺里溪庵,官山一所。一恭顺里马鞍桥,官山一所。一恭顺里,崎坑山,官山,北至山顶,南至田,东至上坑垅,西至跳坑垅。一彰信里待诏山,官山,上至山尖,下至山坑,南接待诏亭仑,北及虎吼仑。一彰信里田水洋,叛产官山,南至顶,北至朱逆祖坟,东至陈家祖坟,西至戴家所掌山。一旌孝里扫帚岭,官山,南至叶家山,北至田,东至溪,西至洪山。

一善化里坂上社庵后埔,官山,东西南北以埔尽为界,内有乡社稷坛旧址。一彰信里沼田冢,东至溪,西至田埒大路畔,北至戴  潭,南至始窟溪。自康熙三十四年被戴姓占垦,里民卢姓呈前任高令,勘审详报前府卫魏,  转详  藩宪沙  批结,勒石城隍庙内,永为葬牧义冢。乾隆十九年,戴一成复垦,卢相等控道批,查经本县陈(讳)思齐审断,占垦田地,悉行削平,归还义冢,古路改复原处,直上,並无尺寸已垦之地。又丈量四址,自南至北六百六十四弓,南首东西三百七十弓,中央东西三百六十弓,北首东西十弓。详奉前道宪杨批准,勒石永禁侵垦及冒报升科,违者按律治罪等因,遵照在案。应补刊入志,以垂永久。

长泰县志卷之二终。

发表评论